意甲

深圳大芬是什么概念

2019-10-09 20:5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深圳大芬,是什么概念

  北京有个798,深圳有个大芬。

  文化,在当前各类社会话语嘈嚷纷杂的时候突然出落得异常清晰,百姓在渴望,以文化修养心灵;政府在提倡,以文化强国立市。在这个背景下,深圳,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即将举办中国第一个文化产业博览会,让文化的大旗在2004年更加耀眼地飘扬。

  也就是因为这个文化产业的盛会,让我们的目光触及一个小小的村落,它以区区4平方公里的面积吸引了万余从事油画创作人员,其更成为深圳文化产业博览会分会场,这就是大芬,一个在欧美市场占有50%以上油画复制品份额的村落。是什么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大芬做出这样出色的成绩?走进大芬村,走进油画产业,走进那些画家、画师、画工,要看个究竟。

  肇始:接受市场,被市场接受

  在深入了解的过程中,找不到任何支持大芬成为令人瞩目的油画村的必然依据,贯穿在它十多年的不长的历史中,是一个又一个偶然机缘的聚合。1989年,已经在深圳黄贝岭经营油画生意的香港商人黄江因为房租上涨的原因不得已将目光投向大芬,仅仅是因为这里的价格比关内便宜许多,紧临深惠公路也方便人货进出香港。

  于是黄江来了,带着从香港带来的欧美订单,开始文化的"三来一补"。因为成本的低廉,黄江这些产自大芬的油画获得海外市场的良好反响。慢慢的,十来个人的小作坊不够了,需要几十几百个人来完成一个订单的批量,于是更多的画师、画工从四方汇聚而来;慢慢的,一个黄江不够了,需要更多的画商来承担大批量的订单,于是黄江学生中一些优秀者成长起来;慢慢的,各类原料的需求带动起周边产业发展,"大芬"就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成为一个专业油画市场。

  根据最新统计的数字,截止2004年4月,整个大芬村(包括公路对面的茂业书画交易广场)共有书画、工艺等经营门店243家,其中从事油画生产和销售的有145家,从事国画、书法创作和销售的有55家,从事画框、颜料等相关配套产品经营的有28家,从事工艺、雕刻、刺绣、装饰及书画培训的共有15家,由于不少画师在外地开有设培训班,如集艺源公司在潮州、美联画坊在广西和湖南,同时向大芬村各画商供画的画师或画工除大芬村及周边的村和社区以外,还有不少来自全国其他省市,仅为吴家尧的美联画坊作画的画工就有700多人,而集艺源油画公司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培训班有500多个。据初步统计,以大芬村为中心从事油画生产的画师、画工及学员最少在8000人以上,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强弩:抛开争议,一路快跑

  从15年前大芬以制作、销售行画起家,以流水线作业的方式临摹原创作品,画出一批同样内容的画,然后低价销出。随着行画产业在该村渐成规模,"在大芬做画能赚钱"这句话流传开来,近几年,一些美院毕业的学生和职业画家因为"空气自由"和"以画养画"等因素,也来到大芬。

  但与国内其他几个画家村比较,大芬的形成与之有着明显的差异。紧靠深圳特区的区位优势让大芬的油画产业直接与国际市场接轨,在没有政策扶持的条件下,经受市场的洗礼与磨练,这让大芬的画家们不论在制作或是创作的时候都会自觉的以市场接受作为出发点。

  从黄江和曾经是他学生的吴瑞球、周小鸿、吴家尧这些在村里响当当人物那里,我们很清楚地看到了大芬的成长并不仅仅依靠低廉的成本,而在于这里对"油画"有着独特的理解。在外界的人们乐此不疲的探讨出自大芬的油画到底算不算艺术品,扎根大芬的画家算不算艺术家的时候,大芬的画家们却无暇去考虑那样的问题,他们避开争议只埋起头去完成一个接一个订单,把笔下的画变成手中的钞票。在大芬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画家需要生存,生存需要市场的承认!"

  在大芬村采访,几次遇到了前来"拿货"的香港人。他们有的是画商,在香港经营着一间画廊,有的是专门做出口贸易的商人。但目的相同,到大芬以较低廉的价格,批发采购一批适销对路的油画作品,然后转手出口销售到国外的油画市场。听画工介绍,他们的画在深圳便宜的卖到二三十元,贵的卖到一两千元,而到了国外,大多要买到七、八千元,甚至更多。还发现,一个没有基础的学徒经过半年调教,就可以画简单的风景行画,将达芬奇的名作《蒙娜丽莎》临摹得像模像样;价值连城的梵高名画《向日葵》油画,一个熟练画工一天可以克隆10件以上,一幅只卖30元左右。

  就是凭着良好的市场意识、凭着对市场的敏锐嗅觉,大芬油画的销售额逐年增长。大芬这个没有工业企业的小村,年销售额已达到5250万元,其中出口3150万元,内销2100万元。预计2004年全年的销售额可达到1.26亿元 。 逐渐的,大芬油画的临摹制作、画商经营、海外行销的方式被冠以"大芬模式"的称号,并在媒体间流传开来。

  更新:产业模式创新、政府积极扶持

  大芬油画可以走俏欧美十多个国家,"中国·大芬"的名字在国外广为传播,而搏击在在大芬村的画家、画商开始意识到如果依然像流水车间一样进行行画的简单复制,那么产业的路子会越走越窄,"大芬模式"也只能流于其表。因为市场的口味部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个层次,如果不能动态的迎合市场的改变,结果将是被市场抛弃。

  各级政府更是对此有所准备,今年以来,加大了对大芬支持力度。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小丹在考察大芬村时说:"文化产业不管怎么搞,基本的东西是需要市场调节。这里有画家、画商、画工,各种要素的配置都是市场自动调节的,这保证了它是一个最佳组合。文化产业的第二点是坚持民营为主,政府扶持;第三是要善于延伸。"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京生希望大芬村申报油画产业基地:"大芬油画作为有深圳特色的文化产业,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具备做大做强的优势。"

  布吉镇政府对大芬村进行环境改造工程,并计划投拍电视剧,从艺术的角度反映大芬油村的历史由来和发展,弘扬深圳本地文化。另一方面,镇政府积极培育原创画家群体,为扎根大芬的画家提供生活创作上的便利,多次组织原创画家远赴西藏、黄山、四川和潮州进行写生。

  在一系列的鼓励与扶持下,越来越多的原创画家来到大芬,其中不乏各省市美术家协会的会员甚至副会长。着名画家路中汉在大芬村举办过个人画展;胡北美协的鲁慕迅先生曾在茂业书画城设点作画;今年"五一"期间,俄罗斯海参崴画家联盟的七名画家自费来到大芬油画村举办油画作品展;油画街上、茂业书画城里,更是常年举办各类油画展。八月中旬,大芬原创画家在镇政府的扶持下成立大芬油画艺术委员会,形成对油画创作、生产的自律性组织,同时将大幅提升大芬油画的艺术价值,在坚持产业路线的基础上,更加有利的塑造"中国·大芬"这个品牌。

  有了政府的支持,更需要产业的创新与变革,大芬的画商深刻的领会了这一点,并开始了积极的尝试。一位经营原创画家作品的画商告诉,他正在探索原创作品的新路子。以前的代理模式是从画家那里收集作品而后进行销售,这仅仅是"卖画",将来要成为画家的经纪人,让画家与经纪人形成一种契约关系,在更细致的分工下,画家专心做画,经纪人负责对画家与作品的整体市场推广。据他介绍,他已经开始与部分画家进行这样的合作了。

  在原创画家更多的受到重视的同时,油画产业也在摸索着新的增长点。多位经营行画生意的画商介绍,随着行画的普及,对于制作水平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他们更多的注重画师、画工的培养。如吴瑞球、吴家尧等人在四川、江西、浙江等地都设立了培训班,并且利用当地资源进一步扩大"大芬油画"的产业规模。

  美景:一要做艺术先锋,二要做物流中枢

  布吉镇委宣传部任晓峰对未来的大芬村有这样的描述:大芬将形成一个金字塔形的结构。在下方是行画产业,这是大芬的经济基础。没有行画就没有大芬的从前,同样的,没有行画也没有大芬的未来,大芬要发展壮大,离不开行画产业。在塔的上方,是正在培育的原创画家,他们代表着大芬油画的艺术品位,是树立大芬油画艺术品牌的中坚力量。这两个部分对大芬是同等的重要,不能在强调一面的时候却忽视了另外一面。

  从他的这番见解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幅未来大芬的景象。

体育
排球
任丘美食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