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219章 兄弟的错,我刑鹰来偿还1

2019-10-12 22:5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219章 兄弟的错,我刑鹰来偿还1

第219章我兄弟犯下的错,我刑鹰来偿还1

“鹰鹰哥,我错了。”那名沈君部下的兄弟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后,立即从地上爬到刑鹰的身前,跪在了刑鹰的脚边,后悔的道:“我不该喝酒,不该去市区闹事,不该对那个女孩那样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鹰哥吩咐的命令。阿k一直都谨记着鹰哥的话,阿k保证不会再有下次。鹰哥,您罚我,您打我,你杀我都可以。请您不要怪罪队长,队长什么都不知道,完全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下次,还会有下次吗?”刑鹰愤然的道:“沈君督促不周,你是他的部下,他的部下犯了事,就是他的。”説着目光转向倒在一旁的沈君,冷冷的看了沈君一眼。

这时童言已经走到沈君的身边,将嘴角溢出丝丝鲜血的沈君扶了起来,悄悄的对沈君道:“师兄,你怎么这么大意,连自己的部下纪律都管不好,鹰哥不是早就吩咐过了吗?这xiǎo子也真是的,上谁不好,偏偏要去拉一个马来西亚女孩来上。就不能憋一下,等到了印尼,在去找过印尼xiǎo姐那个什么也不迟啊!鹰哥早就吩咐过,不得对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的无辜平民进行骚扰,这在国际上可是大忌啊!我看鹰哥这次可是真的动了怒气了,不知道这xiǎo子还能不能保住xiǎo命!”

“那个女孩不是马来西亚人。”听完童言的话,沈君xiǎo声的回了一句。抬头看了一眼刑鹰,随即又低下头去,一阵自责起来。

“什么?”童言惊讶的大声道:“那是哪里的人?”

“童言,你立即去把疯虎和狼牙,孙冬旭他们叫过来。”刑鹰耳朵微微一动,把童言和沈君的对话全部听在耳中,心中一定,随即转头瞪了一眼童言,吩咐道。

“是,鹰哥。”童言对沈君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乱説话,就跑出了大殿,往疯虎、狼牙和孙冬旭等部队的大本营冲去。

此时,疯虎、狼牙、孙冬旭等几大堂口的血鹰会兄弟大部队已经相继的离开吉隆坡,往各自接到任务的前线开去,而疯虎,狼牙,孙冬旭等堂主,及战将鹰子,则留下了一些断后。

半响后,童言终于将疯虎,狼牙,等人带到了大殿之中。

看着趴在地上已经被刑鹰打的遍体鳞伤的阿k,疯虎,狼牙,孙冬旭,三人都并未説些什么?但心里却是掺杂着一股复杂的情绪。

对于阿k的行为,他们都是感到一阵愤怒,刑鹰已经多次强调过,血鹰会部队中的任何一人,上至堂主,下至xiǎo弟,谁都不得做出扰民、袭民的事情,谁若做了,则一视同仁的处置。

对于刑鹰交代的这个命令,他们都表示十分的理解,也对自己部下的兄弟进行了强制性的管束。

但想到阿k有可能会被刑鹰在暴怒之下杀死,又觉得于心不忍!

自己血鹰会的所有兄弟,从国内开往东南亚,为的就是荣耀,为的就是扫平所有试图牵制中国,打压中国,甚至是与中国为敌的国家及势力。

若是在这个时候杀掉阿k,恐怕会让其他的兄弟心寒!这样的话,直接会影响马上就要与印尼开战的大军士气。

但若是不杀,又肯定会在血鹰会部队中造成不良的后果。

若是现在不惩戒阿k,那以后血鹰会的部下兄弟要是都来效仿阿k的行为,那血鹰会的威名将彻底扫地。也同样会对自己这个令国际黑道胆寒的第一大帮会的名声造成难以估计的负面后果。

更会让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对血鹰会不再信任,甚至会起来反之。若是那样,将会对整个东南亚战局造成不可预测的惨重后果!

这是他们所不能担负的,更是刑鹰不愿看到的结局。

一念至此,疯虎,狼牙,孙冬旭,赫少华,华洪升,华严,孙立峰、郑忠贤、唐无病,以及鹰眼部队统领王辉,副统领刘焱、暗影组组长刁名灵等人都是一阵矛盾的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阿k,不知道该説什么好?

但他们的心里都是相信刑鹰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先説些什么?只是心情忐忑的看着地上的阿k。

心里一阵斗争之后,疯虎心里一个念头闪过,随即率先走到阿k的身前,一脚揣在阿k的身上,爆喝道:“臭xiǎo子,你太让鹰哥失望,太让我们失望了。来人,把他带出去,先关起来,等到对印尼之战结束之后,再带回总部惩罚。”

説着伸手示意身后的赫少华和孙立峰将阿k拖出去,赫少华和孙立峰立即会意:虎哥这是要救阿k,所以才叫自己将阿k拖出去。随即一下走到阿k身边,将阿k扶了起来,就准备向大殿外走去。

“放下他。”就在这时,坐回木椅上的刑鹰突然呵斥道:“我让你们带他出去了吗?”

“鹰哥!”疯虎连忙走到刑鹰身边,心情沉重的道:“鹰哥,你不会真的要杀阿k吧?阿k加入我们血鹰会,已经整整四年了

,整整四年啊!!!从国内黑道征战,到征战紫族,一直到东南亚,阿k可是为血鹰会立下了悍马功劳。现在我们就要与印尼开战,若是现在杀了阿k,恐怕会寒了兄弟们的心啊!”

语气凝重的説完,疯虎的眼睛之中已经闪烁出片片水雾,恳求的看着刑鹰,希望刑鹰能绕阿k一命。

“虎哥!!!”被赫少华和孙立峰扶着往大殿外走去的阿k听见疯虎的这一番话,一下转过头来,声音哽咽的道:“虎哥,阿k有罪,阿k甘愿受罚。阿k愿意以死来警示血鹰兄弟们,不得再犯错。”

“阿k死有余辜,但是阿k从来没有后悔过加入血鹰会,从来没有后悔跟着鹰哥一起征战黑道。若是可以从来,阿k依然会选择加入血鹰会,依然会选择跟随鹰哥一起征战国内黑道,征战国际。若是可以从来,阿k依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做鹰哥的xiǎo弟,依然会选择与兄弟们一起并肩作战,驰骋沙场。”

説完目光中闪烁出一股毅然决然的神情,一把甩开赫少华和孙立峰的手臂,跑出五步‘啪’一下重重的跪在刑鹰的面前,眼神之中透露着一股毅然决绝的神情,语气坚毅的道:“鹰哥,您动手吧,杀了阿k,以警示兄弟们不要在犯错。杀了阿k,给新加坡人一个交代。”

再説到新加坡三个字的时候,阿k刻意的把声调提高了几个分贝,説完极度不爽的看着那三名新加坡警员。

听完疯虎与阿k的话,刑鹰眼角微不可查的瞟了一眼大殿内的所有议员,以及那三名新加坡警员和陆君豪,心里一定,随即语气森然的故意説道:“几位议员先生,陆局长,还有三名警员先生,你们,意下如何呢?”

廊坊好的癫痫病医院
芜湖治疗盆腔炎费用
郴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廊坊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芜湖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