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爱普生墨盒专利被判无效 幕后人物浮出水面

2019-10-09 14:1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正遭遇日本爱普生337调查的中国墨盒生产企业和专家学者取得了局部胜利。《每日经济新闻》昨天获悉,以个人身份挑战日本爱普生墨盒专利的浙江公民龚滨良(龚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耗材专委会秘书长)获得了胜利,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日前发出了第8296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布日本精工爱普生株式会社在中国获得的专利号为19951178008的发明专利无效。这是中国墨盒领域首个被宣告无效的跨国公司专利,表明中国墨盒领域和跨国公司的专利战已从单向受压转为正面反击。《每日经济新闻》在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查悉了该专利的全部内容,其审定授权说明书表明,该项专利由精工爱普生株式会社在1995年9月16日提出正式申请,申请专利名称是“供墨打印机和供墨槽馉”,2002年9月11日该申请获得专利授权,爱普生在权利要求书中提出了62项权利要求。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发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之后,如果3个月内精工爱普生株式会社没有提出异议,该专利的62项请求即将无效,也就意味着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全球墨盒生产企业可以无偿使用该专利。事实上,跨国公司利用专利(有些甚至是无效的垃圾专利)试图垄断市场已成一种手段。此前,爱普生及其美国法人今年2月17日以侵犯喷墨打印机墨盒相关专利为由,在美国俄勒冈州起诉了生产兼容墨盒并向美国出口的24家厂商。当天,该公司还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ITC)提起申诉,要求美国阻止相关墨盒的进口及销售。由于除珠海纳斯达外的多数中国企业最终放弃应诉,因此中国企业实际上已被驱逐出了美国墨盒市场。资料显示,中国墨盒90%出口海外市场,其中50%销往美国。有关专家认为,应对跨国公司的专利战,除了加快自主创新申请专利保护外,仔细研究竞争对手的专利也是重要手段,因为许多专利可能是无效的垃圾专利。陶鑫良:华企突破专利封锁第一步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墨盒企业正在美国遭遇337大棒,形势非常严峻,虽然爱普生专利无效案例发生在中国本土,对在美国337事件中涉及的中国耗材商没有直接帮助,但中国墨盒企业在本土反击战中首次告捷,无论如何都大大提升了中国企业的士气,增强了大家的信心,可以说是中国企业突破专利封锁的第一步。陶鑫良表示,虽然日本精工爱普生的专利无效案对在美国的337案没有太大的推动作用,但至少在美国,如果爱普生动用337条款时涉及相同条款,就会也有被宣称无效的可能性。他认为,通过这一系列事件可以引起中国企业的反思,可以做一个分析,画出爱普生和其他跨国公司的专利地图,看看哪些专利可以合作,哪些专利可以利用到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中,从而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爱普生:我们有了新专利爱普生品牌战略部的彭菲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被宣布无效仅是因为专利的基本特征描述不准确,最初申请专利时输错了几个字,而非龚滨良所述的因为技术不具有先进性。彭菲表示,爱普生发现发生错误之后,马上进行了分案申请,并已在今年4月28日获得了相关专利的申请。所以虽然此项技术的老专利号已被宣布无效,但是公司已申请到了新的专利号,同时,相关专利不仅在中国获批,在中国以外的18个国家与地区都取得了授权。这就表示此项专利的技术性和创新性在19个国家和地区都获得了认可。彭菲还表示,由于新专利已获国家专利授权,总部目前对旧专利是否上诉尚无明显回复。珠海纳斯达:暂不发表任何意见正在美国与爱普生进行337官司的珠海纳斯达市场部李广连昨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现在纳斯达正在研究、关注所有相关问题,包括爱普生的专利无效案和当初的337事件。因为暂时尚未有进一步的消息出来,大家关注的一些策略问题也无法回答,因此公司并未采取进一步措施。对于337案的进展,李广连表示可能要拖一年多,先要交换证据,再交换意见,现在仍处于胶着状态,因此公司决定暂时不发表任何意见。代表珠海纳斯达和爱普生进行337之战的李双皓律师表示不便透露337应诉的进展。他认为,事情的发展主要是看这次被解除的专利保护的是什么,以及对企业会产生什么影响,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不管怎样,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肯定是个好机会,因为专利一旦被宣告无效,等于解放了爱普生的竞争对手。“墨盒英雄”龚滨良“我很感动。我这个秘书长其实非常痛苦,要考虑太多的问题,人力、财力都远远不够,但一定要有人来关心这个事件,中国的企业不能任人宰割,要生存发展就一定要争取自己的权利,这是最起码的。”这是《每日经济新闻》昨天联系到以个人名义请求爱普生墨盒发明中国专利(专利号19951178008)无效并取得胜利成为“中国墨盒英雄”的龚滨良(龚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计算机行业协会耗材专委会秘书长)发自内心的话语。事实上,龚滨良和爱普生在中国墨盒专利方面的斗争是一个人、一个协会、一群企业的专利战争。龚滨良说:“我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得到这个结果。现在许多跨国公司都是打‘专利牌’,为了取得垄断地位、封住竞争对手,就大量申请专利。爱普生公司就是一个例子,那项专利是该公司1995年申请的专利,2002年9月11日取得了国家专利局的正式授权,我研究后发现,该专利有62项要求是保护密封出墨口的漏斗形密封件的,后来耗材委员会接到了很多投诉,我们也请教了专业律师,并对62项权利要求保护的内容进行了全面的取证后发现,这些专利在创造性、先进性、实用性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均不符合《中国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因此,龚滨良以自然人的名义在2004年4月8日向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委员会提出了对该专利无效宣告的请求。对国家已经授权的专利再宣告无效是件非常慎重的事,经过两年多的取证,今年6月1日龚滨良终于得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第8296号的无效宣告审查决定书,该决定书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宣告此专利权全部无效,这是国内首个已经被授权后又被取消的外资耗材巨头的专利。龚滨良表示,“虽然爱普生可能会在3个月内提起申诉,但我们坚信,如果没有实用性、先进性、创造性,国家是不会授权的,中国相关耗材企业可以在引进消化吸收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以法律为准绳为中国耗材行业营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其实,龚滨良和爱普生的战斗在几年前就已打响。最初龚滨良最重视的是墨盒的余墨量问题,爱普生的墨盒只要显示墨终了就不能再工作,只能扔到垃圾堆里,龚滨良是全球率先提出爱普生墨盒的缺陷的人,爱普生甚至扬言不惜一切代价要把龚滨良告上法庭,以毁坏公司名誉罪论处。龚滨良透露,他目前正在研究爱普生的其他墨盒专利请求,“凡是不能保护但又申请了专利的,就都是垃圾专利,早晚要杀尽。”

武汉博大男科医院电话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的网友评价
武汉博大男科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怎么走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
分享到: